企业动态

让每个行业在每个场景中都能轻松工作

对话「领航者说」| 佩信集团张东进:一站式人力资源服务的觉醒年代

2021-06-28

分享到:

当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,中国人力资源服务市场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大变局,也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机遇。数字化技术、不确定的外部环境,在改变企业人力资源管理模式的同时,也使得人力资源服务产业的边界不断被打破,多元与开放成为常态。人力资源机构或向综合服务供应商转型,构建更完整的生态与护城河;或聚焦于更细分的市场,以图成为利基市场的赢家。

在「Spark 领航者」HRoot年度人力资源机构评选中,涌现出一批极具前瞻性与创新性的企业,「领航者说」将采访年度上榜企业,探寻优质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的发展路径,从多元视角中窥见人力资源服务业的未来。

近期,在HRoot年度人力资源机构评选中,佩信集团荣登人力资源外包赛道第三名,并在软件赛道成功上榜。「领航者说」首期专访便来到佩信集团,并对创始人兼董事长张东进先生进行深度专访。

张东进丨佩信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


01.撞进人力资源行业的理工男

1954年,德鲁克首次提出“人力资源”的定义,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,企业管理愈加成熟,一些培训机构和服务公司走向更加专业的道路,人力资源服务业应运而生。

人力资源服务业在美国生根发芽已经走过60多个年头,而作为追赶者,中国才经历了短短40年的时间。而佩信集团的张东进并不知道,在2001年初,当他进入东软大门的那一刻起,自己将与这个行业风雨同舟二十余年。

当时,东软集团还叫东方软件,正在做一款EHR软件,东方软件的迮晓昕总经理对张东进说:很多公司刚刚开始信息化建设,包括ERP、MRP2等软件,无论在哪个领域,今后都有着巨大的发展机会。

张东进上大学的时候,大众主要的通讯工具是BP机,Java语言刚刚出现。作为一名工科生, 当时并不了解人力资源为何,他隐约察觉到技术变革的发生,所以,⼀头扎进这个领域,直到现在。

后来,促使他创业的原因之一,是因为HRoot早期发布的《全球人力资源服务供应商市值排名》报告。前五十位上市公司,几乎都是来自美国、日本、欧洲的公司,而中国企业几乎没有。

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发展速度举世瞩目,又拥有全球最多的人口,榜单上的企业却不见中国企业的身影,这对他触动非常大。
所以张东进就对创始合伙人说:

未来我们就锁定这个行业,做一个差异化的企业,把技术、咨询和外包结合起来,把技术引入到传统的人力资源服务行业中,把咨询的理念和最佳业务实践融合进来,整合成一站式服务为客户创造价值。

02.企业管理的标准化与机构服务能力的双重难题

但是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摆在张东进和佩信面前的第一个问题是,本土市场与国际市场的巨大差异。

直到现在,中国人力资源服务市场的市场规模在两三万亿左右,但在欧美的市场,一家服务公司的市值可能都会超过几千亿,比如ADP等等,他们的市值已经超过5000多亿人民币,几家公司的总和就是几万亿的市场。每家公司的服务的规模、体量、技术能力、全球服务覆盖等方面的能力,也有着明显差异。

在服务范围的覆盖上,欧美和日本市场已经到了成熟期,每家公司都各自有专长,各自在细分的领域都是很大的供应商。但是中国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主要还是以中国市场为主。虽然有一些头部企业已经走到了国外,但整体体量还是非常的少。

张东进认清了一个现实,中国的很多服务需求还在初级阶段。比如有些国内企业在搭建HR系统的时候,更希望根据企业的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。而在欧美市场,例如Workday等公司,他们为客户提供的是更加标准化的软件。原因在于他们的客户需求本来就比较标准化。

中国企业的发展阶段与海外相对成熟的企业相比有着巨大的差别,更遑论人力资源部门的差别。中国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的标准,还在逐步建立的过程中。

另一个现实是,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也正处于导入阶段。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起步较晚,在美国约有四五十家上市公司,在日本也有小几十家左右,中国才几家。所以说每家公司的服务的规模、体量、技术、全球服务覆盖等方面的能力,也有着明显差异。

由此,很多企业的现状是,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多个供应商,这又凭空增加了企业巨大的沟通成本,最后交付效果也未必尽如人意。

从最早的人事行政部,到人力资源部门;从优化人力资源配置,到提升人力资本效能……这些都是企业与机构一起要跨越的难关。

所以佩信提出了一站式的解决方案,这个解决方案并非“⼀家通吃”,而是联合各个细分领域的优质机构,构建起⼀个生态,一起为HR、为企业解决问题。


03.建立人力资源服务生态,让HR更加专注于企业的核心问题

企业人力资源的最大痛点之一,就是HR被无休止的消耗在大量的事务性工作上。我们经常能听到——

HR部门要从职能部⻔转变为业务支持部门HR要具备CEO的思维HR要了解业务需求HR要配合业务部门提升企业的效率……

但是,忙招聘、抓考勤、做工资,甚至一些行政事务,让HR无暇他顾,又如何能够帮助企业建立更合理的薪酬制度、科学的激励体系、完善的人才培育,甚至推动组织的发展呢?

张东进认为,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的目标之一,就是帮助HR从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,更加专注于企业的核心问题。

例如,佩信曾为上海的一家国有企业提供咨询、软件和外包的服务。这家企业有几万名员工,遍布区域较⼴,管理也比较复杂。企业希望从HR传统职能向三⽀柱转型,建立自己的SSC、COE和HRBP的团队。

虽然佩信有自己的咨询团队,有能力去帮助企业进行转型。但鉴于这家企业的规模和它的复杂性,且企业也拥有巨大的海外市场,需要拥有全球的视野。张东进和佩信的工作人员,经过反复比对,选择与德勤合作,一起为这家企业提供人力资源战略转型服务。


而软件是佩信的强项,根据咨询的结果,把组织、人员、流程、体系等等固化在软件⾥。通过大半年的实施,共享服务中心搭建完成。后来,这家企业的HR  又提出,希望把一些非核心的岗位和非核⼼的业务外包,进⼀步的提升人力资源的效能。

从咨询,到软件建设,再到企业非核心的岗位和业务的外包,三者结合,联合优质合作伙伴,极大的提升企业转型的效率,且充分降低了企业转型的成本和风险。

这就很好的实现了人力资源的管理和运营的升级,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⼀站式的服务。

04.从提供服务,到反向促进企业管理的进化

在为企业提供服务的过程中,张东进和佩信的工作人员发现,企业HR与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在某些事情上的理解有着不⼩的偏差。比如从咨询结果到真正实践,并非一蹴而就,而是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;数字化转型,并非是上了很多软件就能够实现的;业务流程的梳理,并非是从线下到线上的搬运……

企业HR的种种需求,并非只是HR职能转型的原因,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企业外部的竞争压力,以及内部的人效提升的要求。

张东进回忆到,曾经他们服务一家大型企业项目的时候,在咨询阶段就梳理了大概96个流程。包括员工的入职、离职合同、签订档案、考勤、外事管理等等,而这些工作都是分布在不同的部门里。在各地还有众多的分子公司,所以,仅咨询的过程就花了几个月的时间。

咨询结束之后,就开始了共享服务中心平台的搭建,这也花了近五六个月的时间,这是企业HR始料未及的。因为把这些流程固化到这个软件里面,会涉及到诸多问题——  

现有的系统是保留还是集成?如果原来没有系统,如何把这个需求从线下搬到线上?流程里面有哪些节点,哪些服务?这些服务哪些交给计算机处理,哪些交给人工处理?

所以,在共享服务中心,企业和机构需要明确每一个流程里边的节点,哪些是线上?哪些是线下?哪些可以将5个流程变为3个流程?

在这个过程中,佩信的角色不仅仅是一个人力资源服务供应商,而是在企业经营的角度,与企业⼀起去优化所有的流程体系,推动企业内部的变革。

张东进说,这个项目大概花了一年多的时间,当时有⼀个数据印象比较深刻 ——  在咨询的过程中,佩信就与企业明确了,哪些要进行标准化,哪些要进行简化,哪些要集中化,哪些要通过机器,哪些需要人工来处理。最后,单单负责薪酬相关的员⼯就减少了30%左右,人效提升了,并且省下来的员工可以转型去做了业务伙伴,去关注业务部门的需求和痛点,支持业务部门的发展。


近几年,这家公司股市的表现很好,营业收入在2019年增长了50%左右,利润也大幅上涨,这对于一个大型企业来说是非常难得的。但即使在业务增长的情况之下,他们的人力资源管理团队规模并没有同比的增长,反而在有些部门还是降低的。

企业把节省下来的人力,比如薪酬团队转变成BP,走到业务部门,支持业务的增长。人力资源管理的内部效能和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改善。

张东进说——  

衡量人力资源部门工作的一项标准,就是看是否支持企业的经营目标实现。所以在这件事情上,我们成功的通过咨询的导入,软件的建设和运营外包,帮助企业实现了HR的转型,而企业的业务也有了更好地发展。

谈到这里,我们不禁思考,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的价值,不仅仅是满⾜企业的各项需求,同时也会反向促进企业的变革和发展。以SAP为例,在进入中国的几十年内,通过“中国独角兽计划”等项目,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催化剂,开拓新的商业模式,而这是人力资源服务行业更高维度的追求。我们可以看到,佩信等一系列优质本土人力资源服务机构,正在向这个方向迈进。

05.未来,人力资源服务业将涌现更多的头部企业

在「Spark 领航者」HRoot人力资源机构评选中,佩信集团在外包赛道、软件赛道成功上榜。在营业收入、研发投入、客户满意度等维度表现突出。而在此次采访的过程中,张东进与佩信所体现出的格局也令人印象深刻。


我们问到,未来人力资源服务行业是否会短兵相接,竞争更加激烈? 张东进却说,任何一个细分赛道都会出现⼀批头部企业,每家企业定位的目标客户群体不⼀样,解决的需求和痛点也不⼀样,人力资源服务商提供的有针对性的服务和产品也会有差异化。而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的市场规模还有着巨大的空间,足够容纳更多的机构共同发展,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一起为企业提供优质的服务。

美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发展有60多年,日本有50多年,而中国才仅仅40多年。张东进从业的20多年,也是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高速发展的20年。随着中国经济向更高质量发展,同时中国企业的不断壮大,可以预见,人力资源服务行业也将涌现更多的「领航者」,在为企业提供服务的同时,其自身也正成为经济发展中不可或缺的力量。